<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我怕不是做了個假任務章節列表 > 我怕不是做了個假任務_ 戲子多情6

    我怕不是做了個假任務  戲子多情6

        這是個基于某站小說的小世界。

        原著中,單子清依然是青衣,依然遇見了玉生寒,依然遇見了奉永康。

        只不過,他與玉生寒只是匆匆一面,在雪夜中驚鴻一瞥,玉生寒轉瞬即忘,單子清卻珍藏一生。

        他仰望玉生寒的強大,戀慕玉生寒的姿容,他就像是被下了降頭,時時刻刻都在回想著遇見白衣劍客的每一個細節,吊嗓子的時候想,登臺表演的時候想,深夜輾轉反側的時候想,想得恨不得與之同食與之同眠。

        到了后來更是相思成疾,甚至生出了逃跑的念頭。

        可他到底是重情義的,怯懦的,恩重如山,這四個大字像一塊塊巨石,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于是,他只能暗地里對玉生寒魂牽夢繞,一點點地從別人嘴里,拼湊出一個完整的玉生寒。

        他知道他是劍客,是舉世無雙的劍仙,知道他年齡幾何,是哪里人,是否婚娶。

        明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無關痛癢的信息,他卻如同得到了寶藏一樣,將這些信息咀了又嚼嚼了又咀,直到爛了透了也要一次次地翻出來。

        如果只是這么懷念著度過一生,忙里偷閑地做著美夢也挺好,可惜舒瑜得罪了人,要讓她入奴籍,這可把老班主急壞了,他就這么一個女兒,平日里都當眼珠子來疼,怎么舍得她走上他的老路,成為一個沒有自由沒有尊嚴的奴隸呢?

        走投無路的老班主在柳嬸子的慫恿下,將目光投到了單子清身上。

        聽說那位貴人喜歡南風,特別是身嬌體弱叫出來好聽的伶人。

        于是,柳嬸子在單子清的飲食里下了迷藥,把他送到了權貴的床上。

        一夜醒來,慘遭虐待的單子清心灰意冷,在湖邊晃過玉生寒的身影時,淚流滿面嘴角上翹的他投向死亡。

        而至始至終,那個聞名天下備受追捧的劍客,都未曾記得在茫茫白雪中,含羞帶怯的青衣。

        單子清有點難受,他覺得退休離他又遠了一步。

        正捂著小心臟黯然神傷的時候,老班主過來了。

        他對單子清說:“明晚的戲換角兒了,你就在院里休息吧。”

        單子清端詳了會兒老班主,老班主最近似乎過的不怎么順心,眼底是濃重的青黑,頭發也白了不少,說話都不如以往的中氣十足。

        單子清說:“明日我想去看花燈。”

        “也好。”老班主摩挲著破舊的木桌,忽然嘆了一口氣,“清子,我對你可好?”

        單子清說:“自然是好的。”

        給吃給穿,送去學堂,還捧他當角兒,確實算的上好,只是老班主更看重自己的親女兒,想給舒瑜鋪路。但這也沒什么好怨的,畢竟是人之常情,可讓單子清蒙在鼓里走上絕路,就有些過了。

        老班主抬手想去摸摸單子清的頭發,最后卻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老班主對這個養子并不是沒有感情,養了十多年,是條狗都會在意,但人心,從來都是偏的。

        “明日……早些回來罷。”

        單子清應了,將老班主送去了院外。

        回到屋里,單子清打開壓在箱底的匣子,里面一根系著玉佩的劍穗靜靜地躺在里面。

        他把劇情又回想了一遍。

        任務要求他到現在也不知道是什么,他和玉生寒交好已脫離了劇情,首次試探他用在了舒瑜身上得出了個間接兇手的身份,而劇情下發,是他與奉永康接觸并得到名字觸發的。

        難道說……弄死他的權貴,是奉永康?

        不清楚規則的單子清有點想撞墻,但退休的欲望打消了他試圖消極怠工的心理,不管怎樣,現在還是按著劇情一步步走,之前的崩了也就崩了,但最后的結局還來得及踏上去補救,等清算積分時看一下,總能對得分點猜測一二。

        這般想著,他把劍穗放了回去,心頭莫名涌上了一點愧疚。

        鎖好,放好,一回頭,就發現白衣劍客在后面看著他。

        玉生寒長得實在是太好,光是往這兒這么一站,有些破敗的屋子都仿佛在發著光。

        玉生寒若有所思地盯著箱子看了幾眼,對單子清道:“看花燈。”

        “……好。”單子清望著還在咯吱作響的窗戶,道,“怎么不走門。”

        玉生寒理直氣壯:“驚喜。”

        ……

        單子清明智地沒問玉生寒為什么會覺得這是驚喜,他總覺得會得到一個不怎么理想的答案。

        發出邀請得到回應的玉生寒陪單子清說了會話,從懷里掏出風滿樓友情建議購買的桂花糕,再戀戀不舍地停留了下,心情極好地離開了。

        雖然他還是面無表情的模樣。

        第二日,單子清起了個大早,把自己涮洗得干干凈凈,甚至還在木桶里丟了花瓣,紅艷艷的花朵在清澈的水面上晃晃悠悠,把他在水中的倒影晃得潰散。

        洗完澡,他穿著嶄新的里衣,一件件地掏出自己所有的衣裳,費勁心思地對比,想找出最好看的最適合的最討人喜歡的。

        “他”深愛著玉生寒,把人當做信仰,能與玉生寒一起看花燈,自然要掏空心思絞盡腦汁地打扮自己。

        穿戴整齊還束好發的單子清看著銅鏡里的人,悠悠嘆息:也不知道自己這么努力,能挽回幾分。

        一切就緒的單子清安靜地坐在床頭,等待落日余暉。

        但這份安靜很快就被一位不速之客給打破了。

        滿身怒氣的笙簫闖了進來,看見光彩照人的單子清先是驚艷,而后是火冒三丈。

        她三步并兩步地沖上去抓著單子清的衣領:“誰教你這樣的?誰讓你穿新衣讓你裝扮的?!”

        單子清握住她的手,在風月場里打滾多年的笙簫卻像是被燙到了一樣,猛地松開了他的衣襟。

        單子清垂眼撫順領口,他沒想到笙簫竟然喜歡“他”,在“他”自盡后硬生生病了三月,好起來之后花魁之名更勝以往,她用自己僅存的身體,慢慢地往上爬,與女主合作,勾搭上害死單子清的權貴,暗殺成功,最后又回到單子清的住處,一把火燒死了自己。

        單子清說:“是我自己想這樣的。”

        笙簫道:“你一向對這些不上心的。”

        “嗯,可我今天要去見一個人。”單子清看著笙簫的眼睛,“一個待我很好很好,我也想待他很好很好的人。”

        笙簫腳步一晃,死死絞著手帕:“是玉生寒?那個劍客?”

        見單子清點頭,笙簫不知該喜還是失落,但她向來會掩飾,不過一眨眼的工夫,就把情緒盡壓心里,她道:“你讓他買了你吧,他這么富有,身份定然不低。”

        單子清搖頭。

        買了,出去了,還怎么走結局?

        笙簫氣的去戳單子清的額頭:“怎么?還怕他不答應?他不是待你很好嗎?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望著單子清,笙簫突然掩面。

        她與單子清不太熟,卻時時刻刻關注著他,到現在都記得他跟著老班主逃來梨園時,她隔著朦朦朧朧的紅花綠葉,看見有如玉童的小娃娃。

        多年的關注,讓她太了解單子清了,她都可以想象出得知真相的單子清該是如何痛不欲生肝腸寸斷。

        沒關系,不說出來也沒關系,她總會想辦法保全他的。

        笙簫重新冷靜下來,她說:“晚上,你回屋來,我等你。”

        單子清迷茫地望著她,她態度強硬:“一定要回來,不論如何,也得先見我一面。”

        “……好。”

        月升東方。

        單子清往外走去,他知道,玉生寒在等著他。

        可他還沒出去,就先與風滿樓相遇。

        風滿樓躺在粗壯的樹枝上,笑嘻嘻地和他打招呼:“晚上好呀小扇子~”

        單子清停下腳步:“晚上好。”

        風滿樓說:“玉生寒被抓回去了,他不能陪你一起看花燈了。”

        ……抓回去了?

        “你還不知道吧?他是萬劍宗的少宗主,就是那個特別牛逼的萬劍宗,我也是剛剛才知道。”風滿樓跳了下來,“他讓我給你帶話,讓你等他,他會回來接你的。”

        “接我?”單子清緩慢地眨了眨眼。

        風滿樓說:“對啊。他這么喜歡你,肯定要回來接你的,這次回去八成是和家里攤牌。”

        他見單子清沒反應,撓了撓頭:“這次看不成,以后還有幾十年嘛。”

        可他沒有幾十年了。

        “我真的是為了你倆操碎了心,幫你瞞著奉永康那事讓我現在見到玉生寒都犯慫,以后你可得幫我說點好話啊。話說你喜歡玉生寒嗎?”

        “喜歡呀。”單子清低下頭,“自然是喜歡的。”

        風滿樓說:“那便好。你還要看花燈嗎?”

        “看的。”見風滿樓要開口,察覺出來的單子清道,“你去尋你的伴吧,我想自己看。”

        “好吧。”

        風滿樓走了,他一個人在外面逛了一個時辰,什么都看,又什么都沒看。

        他回去的時候,柳嬸子在梨園等著他。

        單子清看了看因為劇情觸發而亮起的各種輔助技能,點了下“取消共感”,向她走了過去。

        不是正文:

        感覺都沒人看……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3600716.com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我怕不是做了個假任務》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04-07 08:24
    求更新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
    甘肃快三今天预测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捕鸟达人变态版 豹子王怎么玩不了了 秒速赛结果 群英会线路检测 单机牛牛下载 透明丁字裤丝袜美女 老11选5开奖结果遗漏 双色球近30期开机号 世界足球排名 上海时时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