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醉花蔭流水無情章節列表 > 醉花蔭流水無情_正文 第六十七章

    醉花蔭流水無情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對于相當一部分江湖人來說,十月初十都是一個令他們終其一生都以忘懷的日子。

        江湖多變,尤其是近十年以來,昊天門、降龍堡的驟滅,四大門派的煙消云散,無一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即使到如今,仍有不少人在為之扼腕感嘆。然而卻都及不上十月初十鳳凰山莊里的慘變這般活生生、血淋淋,事先竟沒有半點預兆。

        當大紅的喜堂被同樣顏色的粘稠液體浸濕的時候,當中人欲嘔的血腥氣味彌散在空中的時候,眾人似乎才從一場噩夢中驀然驚醒。

        直到現在,他們都不明白,好好的一場喜事怎會如此收場,堂堂鳳凰山莊的莊主怎會栽在一個無名小子的手上。

        正因如此,當人們聽到“凌烈”這兩個字的時候,無不心驚色變。

        趙大年覺得自己的眼皮在跳,手上那張精致典雅的素箋象一根針一樣在刺他的眼!

        昊天門終于還是找上他了!他們怎么會找上他?想到昊天門那位年輕銳利的中興之主,就算坐在聚義堂明晃晃的大廳里,就算面前是無數的兄弟,他的全身還是會不受控制的冒虛汗。

        “大哥何必如此懼怕?它昊天門雖然近來在江湖上風頭頗勁,咱們飛魚幫也未必就怕了。再說,江湖紛爭也要講一個道義,他們僅憑三言兩語就要咱們所有的碼頭讓出來,天下哪有這樣的美事?就算傳到江湖上,也抬不過一個‘理’字去!”站在堂下的副幫主林通終于按捺不住,上前進言。

        趙大年澀然搖頭:“兄弟你想得太簡單了,‘道義’這兩個字,對他們是行不通的。現在的昊天門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俠義為先的昊天門,現在的昊天門信奉的只有“權”和“力”!你沒見過那人,不知道那人有多么可怕!”說到這里,他不自禁的一顫,一年前鳳凰山莊那一幕如在眼前——

        那一天,他和所有前去道賀的賓客一樣,聚在喜堂前,等著一睹新人的風采,尤其是傳說中那位有著顯赫家世卻手無縛雞之力的新郎。

        那個青年一身大紅的吉服,在眾人的翹首期盼中緩緩步入場中,他的臉上掛著笑容,可是趙大年現在回想起來,卻發覺那笑意并未傳達到眼里,青年的眼中,是懾人的寒冰!

        接著,當喜娘宣布拜天地的時候,戲劇xing的一刻來臨了。青年突然站起,說到不愿認賊為父,拿出鳳凰山莊當年為了殲滅昊天門與四門定下的盟書呈給在場的武林前輩,求眾人主持公道。更驚人的是,當鳳凰山莊的莊主聶云飛老羞成怒,想要殺人滅口之時,他卻一掌將聶云飛打成重傷!

        隨即,青年的兩名下屬押著一個黑衣男子上來,而這男子非但是江湖聞名色變的殺手頭領,更是聶云飛的親兄!至此,他們滅昊天、誅降龍,沽名吊譽,妄圖獨尊江湖的野心終于昭然天下!

        再接下來的事情,趙大年即使想想也會覺得心寒。當鳳凰山莊的人在絕望中瘋狂反撲的時候,等待他們的是背后yin冷冷的屠刀——也許,青年和他的dang徒早就在等待這一刻了。

        整個屠殺的完成,前前后后不過半盞茶的時間,賓客們回過神來,想要阻止的時候,他們已然置身在一片修羅場當中了。而站在對面的青年,吉服被鮮血沾染的更加鮮艷,宛如十八層地獄里來的復仇使者!

        以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在趙大年的噩夢中,總是一片血紅,血紅中飄著一雙比冰還冷的眸子!

        經此一役,青年名聲大噪,無人不曉。

        經此一役,昊天門聲威重震,雄風再起。

        徑此一役,江湖上人心惶惶,不可終日。

        不少人心里明白,在俠義之風無存的現今,有些人甚至連偽俠義的外衣也不愿披上,剩下的,自然就是赤囧囧的掠奪!

        現在,這掠奪的魔爪竟伸到了他飛魚幫的頭上!

        怎么辦?

        “趙大年,你想好了沒有?”一聲清叱從聽外傳來,也不十分響亮,卻讓廳里的每個人聽得清清楚楚!

        趙大年臉色一變,手一抖,手上的素箋飄落于地。

        “什么人躲在外面鬼鬼祟祟?”林通怒喝一聲,向門外撲去!

        “啪”兩扇大門毫無預警的開了,其中一扇,正撞在林通胸口,將他打落在地。

        飛魚幫眾人無不變色——以林通的武功應變,竟然躲閃不開!

        “我既沒‘鬼鬼祟祟’,也沒‘躲’,我是堂堂正正走進來的。”說話間,一個紫衣少年緩步而入,眼含輕蔑的在眾人臉上一掃,停在了趙大年身上,“趙大年,我家門主的建議你考慮的怎樣?我勸你最好痛快的答應了,門主的脾氣不好,最討厭別人拖拖拉拉的。”

        林通忍痛爬起來,喝道:“你是什么東西,敢對我們幫主這樣無禮?那十八處碼頭是咱們兄弟用血汗打下來的,怎能說給就給?你們少做清秋大夢了!”

        “兄弟,小心說話,不要鹵莽!”知道這兄弟xing子火暴,趙大年連忙點醒。他不見凌烈前來,先松了口氣,但也知道,這少年既然孤身而至,必有驚人藝業。

        紫衣少年看著林通,不怒反笑:“你是副幫主林通對不對?在江湖上有個外號叫‘烈火獅子’,因為你的脾氣很壞。剛才被打倒在地上,你心里一定很不服氣是不是?很好,現在咱們不妨打一場,看看是我在做夢,還是你在做夢。”

        林通早有此意,也不答話,抽出鬼頭刀,舉刀便砍!

        少年不避不閃,兩手一夾,正夾上刀鋒。只聽“咯哧”一聲,鬼頭刀竟被夾成兩段!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光憑這份手勁,飛魚幫上下無人能抗!

        林通咬了咬牙,扔了鬼頭刀,合身撲上。

        少年笑道:“來得好。”也不見他有什么動作,林通暴風驟雨般的招式一到他眼前便即消散無蹤。

        眼見林通臉上的汗珠涔涔落下,趙大年情知不好,忙叫道:“兄弟,退下!”他卻不知道,此時的林通早以被纏住,脫身不得。

        幾名飛魚幫的囧囧見狀欲來幫忙,還未進身,便被少年身上發出的罡氣震飛出去。

        趙大年越看越心驚,這少年明明可以輕易制服林通,卻不肯出手,分明是要將林通累得脫力而死!

        好歹毒的心腸!

        他顧惜兄弟,再也按捺不住,抖聲道:“碼頭給你便是,快快放了我兄弟!”

        少年一笑收手:“早說不就好了。”

        這一停手,林通當即倒地,眾人看時,早以面如金紙,昏死過去。

        “明天一早,自有人來辦理交接事宜,姓趙的,你可不要食言而肥,不然,小心你飛魚幫雞犬不留!”說著,少年一掌揮出,擊在廳中擺放的碩大金鼎香爐上,那香爐頓時四分五裂,那四散香灰似乎也在昭示著飛魚幫的灰飛煙滅!

        “門主果然眼光如炬,紫宸第一次獨當一面竟然能如此順利,從此門主身邊可又多了一個得力助手了。”

        飛魚幫大廳對面屋頂上,此時正站著兩個人,從他們的位置看下去,剛好可以看到廳中全貌。

        說話的是二十出頭的藍衣人,他正用無比崇敬的眼光看著站在他前方的人——他口中的“門主”。

        這位“門主”年紀其實跟藍衣人差不多,穿著打扮也相差無幾,可是兩人站在一起,還是很輕易的可以讓人分辨出誰尊誰卑,誰主誰仆。他有令人賞心悅目的面貌,可是現在,卻沒有幾個人敢直視他的臉;他有著一個響亮的名字,可是現在,也幾乎沒有人敢直呼其名,當面不敢,背后也不敢,那仿佛已經成了一種囧囧。

        他是昊天門的現任門主,江湖上的一大煞星,他叫——凌烈!

        “恭喜門主,得到了飛魚幫的碼頭,咱們就可以在江南站穩腳跟了。”

        相較于藍衣人喜笑顏開,凌烈的神色卻只是淡淡的,目光飄向遠處,不知在想些什么,許久,才輕聲道:“那又怎樣?”

        藍衣人愕然,不知自己說錯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道:“站穩了腳跟,門主完成一統江湖的大業就指日可待了。”

        “一統江湖?之后呢?”

        “啊?之后,昊天門屹立不倒,門主自然就是江湖第一人。”

        凌烈臉上勾起一抹笑容,卻不見絲毫喜悅:“成為江湖第一人,又能怎么樣呢?”

        “成為江湖第一人,自然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凌烈喃喃的道:“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真的是這樣嗎?”為什么他卻覺得和這個目標越接近,就離他想要的東西越遠呢?

        在廢墟上重建起來的昊天門依然保持了它原有的格局,只是規模更大,樓宇更高,廳堂更氣派,亭臺更精致,同它的主人一樣,皆不負“天下第一”的盛名。

        這里還有一點與原來不同的就是:從前的昊天門廣迎天下英雄,從慕名造訪、洽談商事,到行路歇腳,窮途投奔,甚至躲禍避仇,從來都是來者不拒,大門敞開,終日不閉。而今,大門雖然仍開著,可再沒有一個人敢貿然進入;三里以內,路人紛紛繞道而行。

        “我回來了。”紫衣少年一腳踏進那大得有些懾人的正廳,卻沒有看到他希望見到的那人,興沖沖的俊俏臉龐頓時暗淡下來。

        “紫宸,你回來了。”偏座上的藍衫人起身相迎。

        “藍電,主人呢?我有事稟報。”明明是在對藍衫人說話,可是紫宸的目光卻在四處搜尋著急切想見的那抹身影。

        “主人不在這里。你收服‘飛魚幫’的事,主人已經知道。主人說你做得很好,他一定會有賞賜,讓你先下去休息。”

        紫宸聽著,臉色連變了幾變,忽然咬牙道:“他又去那里了是不是?”頓了頓腳,轉身欲走。

        一道藍影擋在了他身前,藍電森然道:“你要去哪里?那里是門中禁地,沒有主人的首肯,便是你我也不能輕易涉足。你跟隨主人的時間也不算短,還不知道他的脾氣么?”

        他每說一句,紫宸臉色就難看一分,衣袖里面拳頭握得緊緊地,忽然伸手一推:“讓開!”

        藍電愕然:“你還要去?”

        紫宸冷冷地道:“你不是讓我下去休息么?”說著,頭也不回地去了。可能是走得太急,到門口的時候和迎面進來的一人撞個正著,那人“哎呀”一聲,摔倒在地。

        “誰這么不長眼睛?”紫宸本就憋了一肚子氣,被這莫名其妙的一撞,更加著惱,正要發作,待看清了來人,卻不由叫了出來:“玄光,怎么是你?你受傷了?”

        倒在地上的人一身玄衣,臉色慘白,看來是撞得不輕,嘴唇痛得直哆嗦,一只手按在左胸上,那鮮血就順著指縫流了下來,又沒入衣里。

        紫宸趕忙將他扶起,皺眉道:“傷得不輕,怎么不叫兄弟扶著?”

        “那多難看。”

        紫宸一撇嘴:“死要面子。”

        藍電也迎了出來,同紫宸一起將他扶到椅上坐下,一面為他處理傷口,一面問詢道:“怎么會這樣?”

        名叫玄光的男子狠狠地道:“還不是那個什么‘青白雙劍’!任務砸了!”

        藍電和紫宸都是一驚,齊聲道:“怎么說?”

        “我奉命去向威遠鏢局要南安的地盤,哪知道易承天那老兒食古不化,我沒辦法,只好殺了他的兒子媳婦來要挾。我要殺他孫子的時候,那yin魂不散的‘青白雙劍’就來了,我雙拳難敵四手……”

        “所以你就丟了任務,一個人逃回來了?”紫宸冷哼一聲,接下了他的話。

        藍電皺眉道:“主人不是交待過,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妄開殺戒。”

        玄光苦著臉:“不是說了,那老兒很頑固,不給他點厲害不成。”

        紫宸插口道:“什么‘不要妄開殺戒’,死在主人手下的人還少么?他哪里有什么慈悲心腸!依我看,又是為了‘那里的那位’。”藍電喝道:“紫宸!”三人之中,他最為老成,心里很清楚,無論是主人也好,“那里的那位”也好,都不是他們這些人可以談論的。

        “好,不說了。”紫宸將話題一轉,道:“那‘青白雙劍’也不知什么來路,好像跟咱們較上勁了。”

        說到這“青白雙劍”,昊天門上下無不恨得咬牙切齒,似乎打從昊天門重建開始,這兩人就給他們搗蛋。偏偏這兩人武功奇高,等閑人對付不得。為此,凌烈不止一次要鏟除此二人,可這兩人卻像在玩捉迷藏一般,凌烈一來,他們就走,從來不正面沖突,每每讓人頭痛不已。

        說他們是“青白雙劍”,其實昊天門人于兩人的武功來歷身份一概不知,甚至,因他們總是蒙面出現,連相貌都不曾見過。只為他們總是一人著青,一人著白,又都使劍,昊天門人為了方便提及,才以“青白雙劍”呼之。

        “早晚有一天落在我手里,要他們好看!”玄光狠狠地道,傷口雖然上了藥,一動還是疼得他齜牙咧嘴。

        “就你這三腳貓的功夫,還是省省吧。”紫宸眼珠一轉,忽然起身就走。

        “你又去哪里?”

        “發生了這等大事,怎能不讓主人知道?”話未說完,人已去的遠了。

        藍電跺腳道:“回來!”

        “寧心閣”可以說是昊天門中唯一的禁地,除了門主凌烈外,誰也不敢接近,誰接近誰就要死!沒有人知道這里面有什么秘密,只有門中地位極高的三位堂主才隱隱約約猜到這里藏著的是個人,一個對門主很重要的人,也就是紫宸口中的“那里的那位”。

        如果這里有昊天門的老人在,就會知道,“寧心閣”原本是昊天門棄徒練無傷的舊居,自他被逐,這里就一直空了下來,沒有用過。可惜,一代新人換舊人,舊人已作煙塵滅。

        打開深閉的院門,一陣囧囧撲面而來。偌大的院子里種滿了花,春生桃李,夏展風荷,秋迎桂子,冬沁梅香,四季不斷。而最多最美的,還是那三月梨花如雪。

        凌烈深深吸了口氣,目光一閃,卻不禁皺起了劍挺的眉:“小晚,怎么睡在這里?”

        搖了幾下,睡在桂樹下藤椅中的少女才悠悠轉醒,見是凌烈,嚇得慌忙跪倒:“門……門主恕罪,小晚也不知是怎么了,在這兒一躺就睡著了。”

        凌烈嘆了口氣,心想也難怪她,這里太靜了,靜得讓人不禁想要沉眠。“你主子呢?”

        “在里面,喝了碗參湯,睡下了。”

        凌烈點點頭:“做你的事去吧。”

        悄聲步上閣樓,最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床前軟塌上那一抹白色的身影。窗是開著的,涼風拂在那人臉上,勾弄著他額前的幾根發絲,為那清瘦而蒼白的臉孔平增幾分風致。一片桂花就隨著這清風自窗外飄來,落在了他的眉心。似乎有了些知覺,他長長的睫毛抖動了幾下。

        凌烈伸出手去,用最輕柔的動作,小心翼翼地將花瓣拂落。

        這一刻,他不再是叱咤風云的霸主,不再是鐵血無情的煞神,而是一個溫柔得不能再溫柔,體貼得不能再體貼的——情人。

        垂下頭,正對上那人張開的眼,凌烈有些懊惱:

        “還是弄醒你了,無傷。”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醉花蔭流水無情》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04-04 13:39
                                          念-無傷
    挺拔英姿目光澈,
    朱唇皓齒紅塵靜。
    此生靜水波瀾碎,
    只為一個簡單他。

    謹以此詩,獻給無傷與凌烈,還有他們之間那段曲折艱苦的戀情,為他們祝福,愿他們永遠歸隱,就此再無塵世紛擾,長相廝守,白蛻老!

     
    匿名
    發表于 03-07 21:48
    結局圓滿就好
     
    游客
    發表于 12-09 12:28
    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游客
    發表于 03-26 10:26
    血玉珊瑚蟲:看見無傷不由得想到白子畫,呵呵,就是沒白子畫那么可恨。
     
    匿名
    發表于 09-04 17:12
    嘿嘿,偶寫的《蝴蝶胎記之天狐淚》與此文有關哦!算是前段吧。想看就去看啊。
     
    游客
    發表于 10-03 23:00
    其實是楊過小龍女。
     
    匿名
    發表于 06-05 00:50
    倚天屠龍記???
     
    匿名
    發表于 06-05 00:49
    倚天屠龍記???
     
    游客
    發表于 12-27 14:57
    不錯不錯,還好大家都沒事
     
    游客
    發表于 05-20 13:10
    還行么  呵呵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男同小說總榜
    最新男同小說
    甘肃快三今天预测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内蒙古时时最新号码 河北十一涟河北十一迭五走 2019欧洲足坛最新转会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最 云南时时彩开奖码 江西快三遗漏一定牛走势图 澳洲f1赛车5码计划 云南时时前三走势图 福彩3d走势图 - 综合版 河内5分彩是官方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