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醉花蔭流水無情章節列表 > 醉花蔭流水無情_正文 第五十四章

    醉花蔭流水無情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白光一閃,練無傷手中的長劍直直落下,將要觸及任逍yao時,劍峰忽然一轉,向著一旁暗自冷笑的任自在劈去!

        “你做什么?”猝不提防,險些被刺中,任自在慌忙向旁一閃,堪堪避開了劍鋒,可是鬢邊幾綹長發卻不能幸免,被削成兩斷,隨風飄落。他又驚又怒,只覺背上一片清涼,原來已然出了一身冷汗。

        這一下變故實在太突然,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任逍yao詫異的張開眼,看向練無傷。

        練無傷一擊得手,不再跟進,反而退后一步,護在凌烈身前。長劍指地,衣襟當風,卓然而立,風標無雙,嘴角邊勾出一抹淡笑,冷然道:“對于嫁禍之人,就該給個教訓。”

        轉頭看了任逍yao一眼:“我信你。”

        沒有多余的廢話,只是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任逍yao聽在耳里,心口驀的一熱,仿佛有什么東西滿滿的就要溢出來。此刻,就算練無傷要他去死,他也決計不會皺一下眉頭!

        凌烈跺腳道:“你就不怕又是他的苦肉計?”

        練無傷搖頭:“他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的。我錯怪過他一次,決不會再有第二次。”

        凌烈心里還是并不怎么相信任逍yao,畢竟相處太少,他不了解任逍yao的為人,如今這生死存亡的時候,一個錯誤的判斷就可能致命,但他相信練無傷!“好吧,既然你信他,我也信他,信錯了大不了一死,反正不管死活咱們總是要在一起!”

        練無傷微微一笑,藏在袖底的手伸出去,握住了凌烈的。兩人互相交換著目光,只覺得心意從來沒有如此相通過,此刻雖然強敵環伺,生死難料,但彼此心中卻充滿了喜悅安樂。

        別過眼,任逍yao禁不住心下黯然,那兩人之間根本沒有自己介入的余地!他生xing隨意瀟灑,雖傾慕練無傷,卻從未存過定要得到對方的念頭,再加上早已知曉這兩人的關系,傷心只是一瞬,很快就振作起來。

        也罷,做個知己又何妨?無傷信他,這已經足夠了。定了定神,看向兄長:“大哥,爹爹是不是你害死的?”

        任自在遭練無傷偷襲,吃了個小虧,正在暗自氣惱,冷笑道:“你胡說些什么?全武林都知道爹爹是為這小子所害。”

        凌烈怒道:“分明就是你栽贓嫁禍!”

        任逍yao搖頭道:“兇手不是凌烈,在爹爹遇害之前他就已被劫走。從當時的種種跡象來看,兇手是有意嫁禍凌烈,而凌烈的‘失蹤’正好也印證了他的‘嫌疑’。那么,可以說,兇手就是劫走凌烈的人!這人一直在追問凌烈昊天門寶藏的事,可見他的目的是寶藏。而凌烈被關押之地,正在降龍堡中,可見他必是堡中之人……”說到這里,他目光轉為犀利,“大哥,你來到此處所為何事?”

        任自在哼了一聲,揚起臉:“擒拿兇手。”

        凌烈冷笑:“你既然早已知道我們的行跡,機會多的是,何必等到現在。”

        任逍yao痛心的看著自己的兄長,血脈相連一起長大的骨肉如今看起來卻是那樣的陌生!“大哥,事情的來龍去脈大家都已心知肚名,你還抵賴什么?好一個欲擒故縱之計,你也當真沉得住氣!我想當你看到無傷四處尋覓凌烈之時,心中就已計劃好了吧?你早知道有一門‘化蝶神功’,故意廢了凌烈武功,再讓無傷將他救走,因為你算定了任何一個學武之人都會拼命尋回武功。接著,你又將透露出消息,原來這門神功就在昊天門中,心急的凌烈自然會來寶藏尋找,你則尾隨而來,好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好深沉的心思!好毒的計策!原來自始至終,他們都是別人計劃中的棋子!寒意直涌上心頭,這人真是自己的兄長嗎?他甚至想借練無傷的手除掉自己,為什么?

        這一番推論,倒將事情的始末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任自在笑了笑:“當初我看你在密庫中沒頭蒼蠅似的到處尋找,還真怕你找不到,正想把那本武林志放在顯眼的地方,制造個機會讓你發現呢。嘿嘿,還好你還不太笨。”

        任逍yao一震:“大哥,你承認了?”

        任自在傲然道:“承認又如何?反正你們也是要死的人了。”

        “那么,爹爹真是你害死的?”最讓任逍yao不能釋懷的是父親的死,多么希望能從兄長口中聽到一個“不”字!

        “他早就該死了!”冷冷的話語徹底摧毀了任逍yao最后一點希冀,任自在平靜的口氣中兀自透出憤然,“斷事不公,處事不明。這些年,我為他做了多少事?為降龍堡做了多少事?當我作牛作馬賣命的時候,你又在干些什么?不知在那里風liu快活呢!可這老東西呢?卻還是只護著你,還是要傳位給你!”

        “你害死爹爹,就只是為了這樣一個位子?大哥,你若喜歡,我甘愿拱手相送!”“笑話!這位子本來就該是我的,誰用你送?我自然有辦法將它拿回來!”

        “你所謂的‘辦法’就是弒父殺弟?”任逍yao握緊了拳,低聲咆哮。利欲熏心,以至于斯!

        “你錯了。”任自在嘴角噙著一抹詭笑,目光掃過對面三人,最終停在任逍yao身上,“殺死堡主的兇手是這姓凌的小子,而你,暗中幫助兇手逃往,分明就是幕后主使,我現在就要清理門戶,以祭父親在天之靈!”

        一揮手:“帶上來!”身后的人群向兩邊分開,一個人被五花大綁推上前來。

        “小乙!”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醉花蔭流水無情》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04-04 13:39
                                          念-無傷
    挺拔英姿目光澈,
    朱唇皓齒紅塵靜。
    此生靜水波瀾碎,
    只為一個簡單他。

    謹以此詩,獻給無傷與凌烈,還有他們之間那段曲折艱苦的戀情,為他們祝福,愿他們永遠歸隱,就此再無塵世紛擾,長相廝守,白蛻老!

     
    匿名
    發表于 03-07 21:48
    結局圓滿就好
     
    游客
    發表于 12-09 12:28
    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游客
    發表于 03-26 10:26
    血玉珊瑚蟲:看見無傷不由得想到白子畫,呵呵,就是沒白子畫那么可恨。
     
    匿名
    發表于 09-04 17:12
    嘿嘿,偶寫的《蝴蝶胎記之天狐淚》與此文有關哦!算是前段吧。想看就去看啊。
     
    游客
    發表于 10-03 23:00
    其實是楊過小龍女。
     
    匿名
    發表于 06-05 00:50
    倚天屠龍記???
     
    匿名
    發表于 06-05 00:49
    倚天屠龍記???
     
    游客
    發表于 12-27 14:57
    不錯不錯,還好大家都沒事
     
    游客
    發表于 05-20 13:10
    還行么  呵呵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男同小說總榜
    最新男同小說
    甘肃快三今天预测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梭哈出老千简单方法 怎么样刷流水稳赚不赔 75秒速时时彩一直开小怎么跟 重庆时时真的存在吗 安徽11选5手机走势图 分分时时彩免费计划 天津时时历史号码 欧洲工业指数eugi开盘时间 ap爱棋牌骗局 四川时时怎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