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醉花蔭流水無情章節列表 > 醉花蔭流水無情_正文 第三十五章

    醉花蔭流水無情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在降龍堡的第一個夜晚,是一個無眠之夜。想到凌烈那倔強的面孔、不屑的表情、還有比刀劍還要傷人的言語,練無傷的胸口便一陣一陣的氣悶,一顆心好像被人揪緊了,狠狠的撕扯著。

        倘若換了別人這樣對他,他根本便理也不理,或者置之一笑。畢竟十幾年前離開昊天門的那段日子里,這樣的話聽多了,這樣的眼神看多了,多到令他百毒不侵。

        倘若是五年前的凌烈這樣對他,他或許會感慨,卻絕不會傷心。因為那時的凌烈之于他,也不過是“故人之子”罷了。

        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五年的相處,在練無傷簡單的世界里,除了他自己,就只有凌烈。他自己的時候沒有喜怒哀樂,他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是凌烈加給他的。

        然而,凌烈卻不知道。或許知道了,更要用言語來刺傷他……

        輾轉反側,到了天將亮的時候,練無傷才淺眠了一會兒,很快就被興沖沖敲門的小乙吵醒了。

        “寒山公子,藥房已經布置好了,我家公子請你去看一看有什么不合意的地方。咦?你的臉色很差,昨晚沒睡好么?是不是床鋪不合適?還是被子太薄了?咱們這降龍堡四面是山,氣候稍微寒了一些,很多人剛住進來都有些不習慣,而且夜里還會有蚊子,對了,昨晚有人給這里熏香么?沒有吧,這人越來越懶了……”

        練無傷暗暗嘆氣,一晚沒睡好,現在頭更疼了。

        小乙正說得高興,冷不防一件黑乎乎的事物飛過來,正堵在他的嘴上;任逍yao端著一盤食物走了進來。“小乙哥,你知道為什么人要生兩只眼睛,兩個耳朵,卻只有一張嘴嗎?”

        小乙搖搖頭。塞在他嘴里的是個饅頭。

        “那是要你多看多聽,少說廢話。”

        練無傷忍不住笑了,起身相迎:“怎么好意思你親自送飯來?”

        “那也沒什么,昨晚將寒山兄一個人丟下,小弟特來賠罪的。”偷眼端詳,只覺得他今天格外憔悴,是為了自己么?自覺不太可能,卻找不出其他答案。

        “事情如何?”練無傷隨口一問,忽然想到:“我是不是不該問?”

        “無妨。其實……哎!”

        “奪魄”的殺手最終還是逃了,當家丁進地牢去送飯的時候,只看見那鐵門開著,里面的人卻已經消失不見,任逍yao問遍了堡里當值的護衛,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們是怎么出去的,甚至于連可疑聲響也沒有聽見。無聲無息,無影無蹤,便是飛天遁地也不過如此吧?只能肯定,一定有人將他們救了出去,而這人即使不是降龍堡的人,而必定對這里了如指掌。

        任逍yao沒有讓人繼續追查下去,消息封鎖,一切要等大壽過了再說,這是頭等大事-決計不能受到干擾。

        說話間用了早飯,三人一起去藥房。走著走著,小乙忽然冷笑一聲,向著前面:“我還沒見過這樣不知羞恥的。”

        遠遠的只見芍藥架下站著一男1.女,練無傷只覺一陣眩暈,道:“咱們改道吧。”

        任逍yao也覺見了面尷尬,點了點頭。

        才走出幾步,卻聽身后有人叫道:“任世兄,留步。”凌烈竟拉著長孫茜過來了。

        小乙輕聲道:“看著那張不可一世的臉,就想給他一拳。哎喲。”他的一拳還沒打出去,先挨了任逍yao一肘,警告他不許胡亂說話。

        “任世兄。”

        “凌公子。”

        長孫茜紅了臉,輕輕掙開凌烈握住她的手,低聲道:“表哥。”

        凌烈也不理他,目光停在練無傷身上:“這位是……”

        “哦,這位是寒山兄,在下的朋友。”見練無傷臉色蒼白,任逍yao連忙答話。忽然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凌烈和練無傷之間有一種說不出很詭異的氣氛。哎,或許是他多心了,他們明明不認識。

        “‘寒山兄’,姓‘寒’名‘山’?怎么聽著象是化名?兄臺,你莫非有什么難言之隱,或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所以不敢吐露真名?”

        練無傷心里一顫,凌烈呀,你什么時候才能學會隱忍寬容?什么時候才能真正長大?

        他話中的諷刺之意一聽便知,任逍yao不知道為什么這少年要出口傷人,但他絕不允許有人當眾欺侮他的朋友!“凌公子,你是我們降龍堡的貴客,這位寒山兄也是我的客人。降龍堡一向尊重客人,也請客人尊重自重。”這已是他平生最不客氣的話語。

        這位總是面帶笑容的任公子第一次拉下了臉,倒真是不怒自威。凌烈瞇起了眼睛:“看來,世兄和這位寒山公子交情匪淺呀。”

        凌烈還是帶著笑,可是練無傷卻知道他在生氣。而意氣用事的凌烈,在這種情形之下不知又會做出什么來!哎,自己來這里,看來是來錯了。

        “凌公子叫住我們,不知有何見教?”任逍yao直覺的不喜歡這個少年,他很少憑直覺去判斷人物,這一回顯然破例了。也許是因為這少年太鋒利,太霸氣,太自我。而更深層次的原因,也許是因為他對他朋友的敵意太明顯……

        “也沒什么。只是聽說任世兄劍法超群,深得降龍堡武功的精意,所以想向世兄討教幾招。”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醉花蔭流水無情》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04-04 13:39
                                          念-無傷
    挺拔英姿目光澈,
    朱唇皓齒紅塵靜。
    此生靜水波瀾碎,
    只為一個簡單他。

    謹以此詩,獻給無傷與凌烈,還有他們之間那段曲折艱苦的戀情,為他們祝福,愿他們永遠歸隱,就此再無塵世紛擾,長相廝守,白蛻老!

     
    匿名
    發表于 03-07 21:48
    結局圓滿就好
     
    游客
    發表于 12-09 12:28
    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游客
    發表于 03-26 10:26
    血玉珊瑚蟲:看見無傷不由得想到白子畫,呵呵,就是沒白子畫那么可恨。
     
    匿名
    發表于 09-04 17:12
    嘿嘿,偶寫的《蝴蝶胎記之天狐淚》與此文有關哦!算是前段吧。想看就去看啊。
     
    游客
    發表于 10-03 23:00
    其實是楊過小龍女。
     
    匿名
    發表于 06-05 00:50
    倚天屠龍記???
     
    匿名
    發表于 06-05 00:49
    倚天屠龍記???
     
    游客
    發表于 12-27 14:57
    不錯不錯,還好大家都沒事
     
    游客
    發表于 05-20 13:10
    還行么  呵呵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男同小說總榜
    最新男同小說
    甘肃快三今天预测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新时时五星技巧 2013手机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 极速5分赛记录 vr赛车历史 秒速时时彩开奖的结果 时时一天赚2000技巧 黑龙江时时平台 江苏七位数18037期 时时彩任选二做号方法 每天更新白菜彩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