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醉花蔭流水無情章節列表 > 醉花蔭流水無情_正文 第三十一章

    醉花蔭流水無情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那白衣人正是練無傷,馬車也是他雇的。他本想目送任逍yao主仆兩人平安乘車離去,了了這樁事由,便即回山繼續過與世無爭的日子,沒有人知道他還活在世上,也沒有知道他曾來江湖上走過一遭。所有關于“練無傷”這個人的記憶,就讓它終止在十八年前,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擱淺消失。

        然而躲在樹上聽了小乙的話,他才發現自己把事情想得實在太簡單了。不錯,“奪魄”的殺手任務還沒有完成,是不會善罷甘休,而此處距離降龍堡還有一段距離,任逍yao又受了傷,一旦他們卷土重來,這主仆二人絕無幸還之理,到時候自己所作的一切也就全無意義了。

        如若不然,就只有護送直到他們到達目的地,可是練無傷何嘗不知道,一腳踏進江湖這個巨大的漩渦,想要抽身就難了!

        但是很快他為自己有了這樣的念頭而赧顏,人家仗義相救自己一命,原該粉身碎骨以求報答,若只為怕受牽連便如此畏首畏尾,遲疑不前,豈不枉受師父教誨,枉學了這一身武功?

        所以遲疑只是一瞬間,馬車前走不遠,他就跟了下去。

        他不愿讓任逍yao知道,只是暗中護送,一路上自然免不了風餐露宿,往往一個干餅子,一些白水便解決了一天的飲食。到了夜間,便隨便在房頂樹梢上湊合一宿,自然是不離任逍yao主仆的左右,也不敢睡實,一有風吹草動便即驚醒。雖說辛苦了些,好在這些年來他已學會了吃苦,也就不當什么。

        一轉眼過了六天,偷聽任逍yao和小乙的談話,似乎這里已經是降龍堡的地頭,再翻過前面一座山,就可以看到降龍堡的大門了。

        當晚任逍yao主仆便宿在一家客店的之中,那店主是認得任逍yao的,但顯然任逍yao不認識他-在人家地頭上開店,招子總要放亮些,不能連少主子都不識,何況這片土地上大大小小的產業,降龍堡或多或少都會插上一腳。誰都知道,降龍堡任家不僅是聲名赫赫的武林世家,也是大富豪、大財主。

        所以任逍yao得到了格外熱情殷切的招待,不用吩咐就被請進了最好最幽靜的廂房,就連小乙也有一間上房住。練無傷見那屋子外面有幾棵大樹,濃蔭遮蔽,便宿在了樹上。

        他其實有些緊張。整整六天,敵人都沒有露面,看起來是個好消息,卻著實透著詭異。對方是不是知難而退了?還是又在琢磨著什么更厲害的陷阱?這最后的一天一夜,最是大意不得。

        天色黯淡下來,已經看不清遠處的東西,一陣陣飯菜的香氣不知從哪里飄過來,是到了該用晚膳的時候。練無傷這才發現,自己真是有幾分餓了。可他不敢動,他要等到任逍yao下樓用飯,才能取出干糧吃。

        任逍yao的房門這時候響了,小乙在門外道:“公子,用飯吧。”“我今天不想下去吃,你叫店家做好了送上來。”什么?他不去?練無傷暗自苦笑,今天只好餓些時候了。

        過不多時,飯菜上桌,那大廚顯然是下了一番功夫,色澤鮮艷,香氣撲鼻,令人垂涎三尺。任逍yao似乎并沒打算讓人陪著,吩咐小乙自行用餐,便關上了門。練無傷見那桌上擺著兩副碗筷,兩只酒杯,不由暗暗奇怪。

        只見任逍yao拿起酒壺來,先給對面的杯子斟滿,這才給自己倒酒。他舉起酒杯,揚眉笑道:“好風如水,好酒飄香,兄臺難道甘愿學那禽鳥棲息于樹,辜負如此良宵么?”

        練無傷一驚,不知他所指為何,驚疑的看過去,正和他的目光相對。

        暗暗一嘆,自己再怎么小心,果然還是瞞不過真正的高手。

        輕輕一躍,已從敞開的窗中跳了進去,拱手為禮:“任公子。”

        任逍yao趕忙起身還禮:“兄臺不必多禮,兄臺仗義出手相救,又不辭勞苦護送在下至此,在下還要多些兄臺才是。”

        練無傷淡淡的道:“公子不必客氣,在下本無意插手江湖紛爭,只為公子種下了善因,在下這才盡力以圖回報,并無他意。”

        他口氣中的疏淡是聽得出來的,任逍yao卻不以為忤,朗然笑道:“實不相瞞,在下明知兄臺這幾日暗中護送,乃是不愿透露身份,但在下著實佩服兄臺的為人,忍不住想要攀交一番,這才冒昧點明,兄臺勿要見怪。”

        想要“攀交”?倘若他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還會不會這樣想,“練無傷”這個名字,已被刻上了恥辱的烙印,掙不脫,洗不掉。澀然一笑:“山野匹夫,不敢高攀。何況在下習慣了一個人獨處,不慣與人結交。”

        這大概是任逍yao生平第一個碰到的不愿和他結交的人。如說先前他只是佩服練無傷的武功義氣,這時是則是真的對眼前的人兒感興趣了。他從沒見過這樣一個浮云的一般的人,高潔縹緲,卻又無比寂寞,忍不住想要去探索他的內心世界。

        于是,任逍yao一態反常的,做出了平生一次強人所難的事:“常言道,四海之內皆兄弟,兄臺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練無傷黯然搖頭:“世人都有苦衷,任公子又何必苦苦相逼?”身子向后飛出,直躍上窗棱,“告辭了。”話音未落,人已消失無蹤。

        “兄臺,兄臺!”任逍yao叫了兩聲,不聞回音,只得搖頭苦笑,“看來我是把他得罪了。”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嘉賓已去,我獨沉吟。”悠悠然回到座上,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今天的酒似乎格外醉人,任逍yao喝了幾倍,似乎有些醉了,人伏在桌邊,不一會兒微微的鼾聲響起。

        又過了一會兒,“吱呀”一聲門開了,一個人躡手躡腳地走進來,輕輕喚道:“二公子,二公子?”

        見任逍yao沒有反應,他的眼中突然露出兇光,手掌一翻,一柄匕首直刺而下!

        這一刺又快又狠,勢必要讓任逍yao血濺五步,來人顯然也下了決心。

        可是匕首剛行到一半,他卻發現他刺不下去了-一把長劍正抵在他的脖子上,比他的匕首更快。

        “你……你怎么醒了?”驚怒之下,他只能說出這句話。他不明白,酒中所放的迷藥乃是組織里的獨門秘方,無色無味,藥效極為強烈,為何卻迷不倒任逍yao?

        任逍yao指指酒杯,笑了笑:“藥是好藥,可惜在下無福消受。我該怎么處置你才好呢?”

        “任逍yao,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房門再次打開,一個青衣女子當先而入,在她身后是四個蒙面男子,其中一名手里的鋼刀正壓在小乙的脖子上。

        小乙似乎是被點了囧道,漲紅了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任逍yao可以想象對方是怎樣不勝其煩,最終不得已點了他的啞囧以圖個清靜。

        那女子咯咯嬌笑:“任公子,出手之時可要三思呀。”

        任逍yao看了眼小乙,又看看她,也笑了:“那倒不必。”反手一掌,將那名刺客打倒在地。

        那女子面色一變:“你不要……”

        后面的話還沒有來得及出口,原本橫在小乙項上的單刀不知怎么卻壓在了她的脖子。這一下變故太突然,眾人都是微微一愕,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三名蒙面男子都已經被任逍yao放倒。

        那女子又驚又怒,喝道:“老四,你想造反不成?”

        任逍yao悠然道:“‘老四’不想造反,可惜他不是老四。”

        蒙面男子點住了女子的囧道,這才將單刀拋在地上,緩緩拉開黑巾,露出一張淡然的臉孔。

        “你不是已經走了?”

        “他若不走,你們又怎敢動手?”

        青衣女子臉色變了幾變,終于明白自己被人設計了。苦笑道:“咱們殺人向來憑借計謀,如今著了人家的道兒,也沒什么好說。任公子,我柳青衣栽在你的手里,心服口服,要打要殺,也悉聽尊便,只是你若想從我口中套出主使之人,那可萬萬不能。“

        任逍yao正是想問她這個,不想卻被她把話放在頭里了,嘆了口氣:“我不逼你,不過我要將你們帶回降龍堡聽候發落。”

        他注意到,提到降龍堡的時候,柳青衣的臉色微微一變。

        “兄臺,留步。”命小乙看守“奪魄”諸人,任逍yao追上了要走的練無傷,一拉他的衣袖,不料卻有一物從練無傷袖間滾落出來,摔在地上。

        “啊,對不住。”任逍yao暗責自己的莽撞,事實上,他這輩子很少如此冒失過,只因為想要留住眼前這人之心太急,至于為何非要留住對方,他自己也不清楚。只見那滾落之物是一支玉簫,已摔成了兩截。

        “不要緊,本來就斷的。”練無傷拾起玉簫,本能的又想起贈給他玉簫的人。

        那個頑皮任xing、魯莽暴躁,卻又熱情善良,還有幾分可愛的凌烈呀,不知他現在在哪里。不知為什么,下山的時候那么匆忙,還是將這兩截斷簫帶了出來,看這它,就想起了凌烈,想起了他把玉簫送給自己時,神情是多么的誠懇真摯,想著想著,心里就暖了起來。他不怪凌烈,只要想到他還是個孩子,就什么都可以原諒了。在他心里,已經隱隱的把凌烈當成了自己的孩子,有哪個長輩會跟孩子記仇呢?

        收起斷簫,練無傷淡淡的道:“此間事已了,我想是我離開的時候了。”

        “我知道兄臺你不喜人打擾,不過有件事在下定要問一問。”任逍yao說的懇切,不由人不聽:“不知兄臺是否曾經中過yin風掌之毒?”

        見練無傷露出詫異的神色,他笑了笑:“其實這個問題在下早就想問,只是一直未得其便。在信州城中,在下在為兄臺療傷之時,隱隱覺得兄臺體內有一股逼人的寒氣,

        而正巧在下又對yin風掌有些研究,所以才會作此判斷。“

        遲疑一下,練無傷點頭:“我正始是中了yin風掌。”

        任逍yao沒有問他是因何中掌-他很清楚出這些是練無傷不愿意說的。“在下早年曾從天山帶回一株‘火琉璃’,據說用它的果實配以藥材制成藥劑,長期服用,便可根治寒毒-”

        練無傷心中一動,他也曾聽說這種花草:“世上真有‘火琉璃’?我只以為是傳說中的仙藥。”

        任逍yao微笑道:“起初我也以為是書上寫來騙人的,僥幸得到,也實數偶然。兄臺如果不嫌棄,不如就送與兄臺了吧。反正我要它也無用。”

        練無傷一呆:“如此厚贈,我不敢接。”

        “送給朋友的東西,明珠非重,鵝毛非輕,自有一番心意在其中。”

        “我……沒有朋友。”從離開師門那一天起,他就什么都沒有了。

        “在兄臺意下,我們或許不是朋友,而在任某心中,卻早已將兄臺看作了生死之交。”任逍yao神色凝重,目光平和,話音雖輕,卻讓人明白他每一個字都是出自內心,發于肺腑。

        練無傷怔怔看了他半晌:“好,我隨你去。”

        只為你這一聲“朋友”!

        “寒山兄,請。”任逍yao微笑著將他的客人引入內院。

        這個“寒山”就是練無傷,他不愿吐露姓名,就讓任逍yao叫他“寒山客”,因為他隱居的地方就叫“寒山”。“請你暫且將就一下,就住在這間客房,我去拜見了父親,再來相陪。”

        練無傷點點頭,感謝任逍yao的體貼。想來任逍yao是知道他不愿與人相見,才直接他帶來這里。老實說,他很怕去見那位“任堡主”,十年前,他們曾在昊天門見過一面,不知會不會被認出來。

        任逍yao匆匆走了,留下小乙陪著他。這小乙,自然是一如既往的羅嗦。而從他的嘮嘮叨叨中,練無傷也知道了不少事,比如說,這里就在任逍yao居室的隔壁,一般不會有人打擾;再過幾天就是老堡主六十大壽,所以堡里張燈結彩,喜氣洋洋;堡主夫人卻已經過世了;任逍yao常年不回家,是為了躲一位姑娘……

        “我家公子回來還早,寒山公子,不如我帶你去花園看看那株‘火琉璃’吧。那里很清靜,一般沒什么人。”收拾好了,小乙熱情的拉著練無傷直奔花園。練無傷本不想去,可惜誰遇見了小乙的三寸不爛之舌都要甘拜下風。

        降龍堡的花園的確無愧于“第一大堡”的聲名。占地之大,布局之巧,花木之奇,都令練無傷大開眼界,有許多珍奇花木是他從來沒見過,甚至聽也沒聽說過。

        “這邊走,‘火琉璃’在這里。”

        練無傷隨小乙沿著彎曲的石子路向花叢深處走去,兩邊花香撲面而來,無數只蝶兒流連飛舞,幾如入了仙境。花海中,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嬌嗔:

        “凌烈,這花你總沒見過了吧?”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醉花蔭流水無情》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04-04 13:39
                                          念-無傷
    挺拔英姿目光澈,
    朱唇皓齒紅塵靜。
    此生靜水波瀾碎,
    只為一個簡單他。

    謹以此詩,獻給無傷與凌烈,還有他們之間那段曲折艱苦的戀情,為他們祝福,愿他們永遠歸隱,就此再無塵世紛擾,長相廝守,白蛻老!

     
    匿名
    發表于 03-07 21:48
    結局圓滿就好
     
    游客
    發表于 12-09 12:28
    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游客
    發表于 03-26 10:26
    血玉珊瑚蟲:看見無傷不由得想到白子畫,呵呵,就是沒白子畫那么可恨。
     
    匿名
    發表于 09-04 17:12
    嘿嘿,偶寫的《蝴蝶胎記之天狐淚》與此文有關哦!算是前段吧。想看就去看啊。
     
    游客
    發表于 10-03 23:00
    其實是楊過小龍女。
     
    匿名
    發表于 06-05 00:50
    倚天屠龍記???
     
    匿名
    發表于 06-05 00:49
    倚天屠龍記???
     
    游客
    發表于 12-27 14:57
    不錯不錯,還好大家都沒事
     
    游客
    發表于 05-20 13:10
    還行么  呵呵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男同小說總榜
    最新男同小說
    甘肃快三今天预测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li id="l0u14"><s id="l0u14"></s></li>
    <div id="l0u14"><span id="l0u14"></span></div>
    <div id="l0u14"></div>
    <div id="l0u14"><tr id="l0u14"></tr></div>
    <dl id="l0u14"></dl>
  • <sup id="l0u14"></sup>
    瑞典二分彩开奖官网 篮球让分-5.5什么意思 vr赛游戏机 11选五开奖走势图河北 500万彩票软件那么坑 天津老时时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重复 浙江快乐推荐号码推荐 新时时网上投注 中国足彩竞彩计算器